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帮老板勾引女职员顺便上了女房东

帮老板勾引女职员顺便上了女房东
早上,在某公司的写字楼内,周志桓在走廊上正好遇见李绮婷。    &nbs

  绮婷看看四周没有人,就在他的耳边低声说:“记着,今晚下班后,一定要到我的家里来。”     

  志桓点点头,两人着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去。     

  公司内,各人都很严肃地做自己的工作,而经理曹文迪也和往常一样,表面看起来很平静,但心情老是起伏不定。     

  他想到了绮婷,那张俏脸和动人的身段,他便从心底兴奋起来,很想早一点知道志桓替他做的事进行得怎幺样。     

  终于,他忍不住走到志桓的办公桌前,随便找个藉口唤他进自己的办公室。     

  志桓来到文迪的办公室,关上门后,即满脸笑容的对他说:“经理,李小姐那边,我昨天已和她谈过了。”     

  “她的意思如何?”文迪急不及待的问。     

  “她说要考虑两天,会有好消息告诉你的。”     

  文迪听完,马上轻鬆起来,高兴地说:“这件事就看你了。”     

  志桓又说:“经理,你辽有什幺意见吗?儘管提出来,我好和李小姐谈谈。”     

  “没有,我什幺意见都没有, 要李小姐愿意,我全听她的。”     

  “那我出去工作了。”志桓说着退出经理室去了。     

  周志桓是营业部的一名职员,长得高大英俊,甚得公司内女同事的好感, 是他早在两年前已结婚了。     

  他在公司的职位不高,但他一心想往上爬,想爬的方法很多,就像完成曹文迪要他做的事…     

  晚上,在绮婷那间充满粉红色彩的卧室中,周志桓躺在软绵绵的床上,绮婷就坐在床边,身上 穿看薄薄的釐士内衣,红色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,显得更是迷人。     

  志桓伸出手,在绮婷粉红的乳头上,捋捏揉弄着。     

  绮婷把乳房挺得更高些,娇媚的说:“志桓,昨夜我好难过啊!你好狠心呀!”     

  说着,便伸手向志桓的肚子下面摸下去,一根硬硬的肉捧就在内裤之中翘了起来。     

  绮婷摸着那根她最喜爱的东西,最按终忍不住把志桓的内裤拉了下来,白嫩嫩的玉手,一把就把志桓的肉棒握住了。     

  “喜欢吗?可是它还不太硬呢!”志桓笑笑说。     

  “我帮你加工吧,不加工,你是不能满足我的。”     

  绮婷说着,就用手捏紧志桓的阳具,上下的律动一阵,那东西果然坚硬得如同铁棒一样。     

  “心肝,这东西被你弄得头都昂起来了,马上想进入你的小肉洞中去呢,快上来,套进去吧!”     

  志桓说着,一把将绮婷拉起来,就把她抱进怀里,一把扯去她的胸围。     

  绮婷倒在志桓的怀中,用舌尖舐弄着他肉棒的头部。     

  志桓搂住绮婷,抚摸着她的乳房,另一只手就脱她的参角裤,而琦婷亦半推半就的让他把裤子脱下。     

  志桓将她按在床上,然后把她的大腿分开,挺着肉棒,就往穴中乱捣。     

  “慢一点好下好,好痛啊!”绮婷叫起来。     

  志桓和绮婷已不是第一次,但他知道女人的毛病,太急太快,都会使她厌恶,于是就把阳具插在穴中不动,在她的脸上亲了几下,又咀对咀的热吻起来。     

  绮婷哼哼唧唧的, 觉全身舒畅,阴穴的淫水不在冒出来。     

  志桓是玩穴老手,碰到穴水往外流,就把插汪穴中的阳具,抽送几下,等润滑了,就顶得比较有力一些。     

  绮婷双手紧抱着志桓,同时把屁股往上抽送,娇声的说:“亲爱的,我太舒服了,我都快疯了…”     

  志桓见她浪叫,就连连的猛力柚顶一阵,顶得绮婷粗气大喘,同时媚态百出,和在办公室内的纯情样子完全两样。     

  志桓经不起绮婷的浪叫,看她需要得快疯了,就挺着阳具,用力的又穿刺了一阵。     

  绮婷又喘又叫,十分得意,双腿往上一擡,夹住了志桓的身体,屁股又摇起来,小 穴也夹得更紧了,志恆被她弄得昏头转向的, 是一直的抽插。     

  经过约四五分钟,还没有射精,绮婷有些吃不消了,她心一急,用力把志桓一抱,穴中一阵热流,烫得十分舒服,她知道志桓在这时射出精液来了。     

  志桓一舒爽,人也纍了,反身下来,躺在床上, 是喘气。     

  绮婷满足极了,就倒在志桓的身上休息,但是她的手,始终没有老实过,一直在志 桓的阳具上捏弄。     

  志桓觉得是时候开口时候了,便对绮婷问:“绮婷,早上跟你谈过了,那曹文迪想你跟他…你到底头不愿意呢?”     

  绮婷呶起小咀,故作生气的说:“你这死鬼,人家正高兴你相好,你却叫我去跟别个男人,你真没良心啊!”     

  “怎幺没良心呢?我 是想你有个好归宿,女人总要嫁人的。”     

  “就算我嫁了,还是舍不得你,没有你,我可活不下去。”绮婷说得看来很认真。     

  “你现在是这样说,到你有了新相好的时候,相信你马上就把我忘记了。”志桓说着在她的脸上捏了一把。     

  “去你的!”绮婷甩开他说:“我先前也不懂这一套,都是你教我的,我怎会忘记你?这几天你老是不来,大概是你老婆的功夫进步了,又把你给迷住了。”     

  “绮婷,说真的,曹文迪真的很喜欢你,他不管如何, 要你能嫁给他,他什幺条件都会答应你。”     

  绮婷听了这番话,躺在床上没有说话,志桓见她没回答,就擡起头来看着她。     

  绮婷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浑身白雪雪的,两只奶子翘得高高,腰也很细,屁股又白又大,一双大腿均匀可爱,尤其是小腹下面,那个妙洞,红润湿润,阴毛髮亮,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。     

  志桓看得心痒又起,把大腿一翘,放在绮婷的小腹上,用膝盖在她的阴户口上,又揉弄起来。     

  这一揉弄,绮婷的不悦又瞬即消失,咀里又哼哼唧唧起来,同时伸手向志桓的胯下一摸,握在那根肉棒,轻轻的捏弄着。     

  “哦,太美妙了!我爱的就是这一套!”绮婷陶醉地说。     

  志桓见她春心汤漾,用手指在她的阴唇上,轻轻的抚摸。     

  一阵阵的轻送,一下下的重揉,绮婷一声声的娇喘,而阴道奇痒难忍,她终于忍不住爬了起来,翻身,向床上一趴,挺起屁股,两个奶子垂着。     

  “快!快点!由我屁股后面搞一次嘛!”她催促着说。     

  志桓亦忍不住了,连忙往她的屁股后面一跪,坚硬的大肉棒就挺在绮婷屁股沟上,不停地揉了起来。     

  “亲爱的,我快痒死了,快给我,狠一点的插进来,我才会止痒的。”绮婷娇声地叫着。     

  志桓的阳具对準了绮婷的穴口,再双手扶着她的屁股,挺身一顶,而绮婷又向后猛一顶,大阳具就插进穴中了。     

  “喔,你好捧呵,一项就到底,真过瘾啊!”绮婷放浪地叫着,声音连在在隔壁的女房东罗娜都听得到。     

  身穿内衣裤的罗娜,正躺在床上睡觉,可是却被绮婷刺耳的叫声吵醒了。     

  罗娜是已婚妇人,当然知道房内的绮婷乾的是什幺回事,一个未嫁的女儿家竟带男 人回家鬼混,还不知羞耻地大声叫床,这女人也实在太大胆了。     

  叫声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罗娜愈听愈感不是味儿。     

  罗娜的丈夫经常要到大陆公干,有时一去整个星期,前两天她的丈夫又去了大陆,罗娜一个人独守空闺,又听到绮婷和志桓阵阵的浪语淫声,心内当然难受。     

  罗娜睁着眼无法睡得着,全身都在发热,下面的小穴,就像有小虫在里面爬着,啜得她坐立难安。     

  邻房的叫声愈来愈厉害,大概已到天翻地覆的地步,罗娜再也无法忍受,她蹑手蹑 脚的走到绮婷的房门,蹲下身,就在锁匙孔中偷看。     

  房里虽然 开着幽暗的床头灯,但罗娜还是看到里面一切。     

  见两条肉虫在床上不停翻滚着,这一幕生春宫令罗娜看得咬牙切齿,双手竟不由自主地在自己的身上活动起来。     

  她一手伸进自己的胸围,用力捏着自己的奶子,而另一只手则扯下自己的参角裤,伸进小穴内不停地挖动,里面的淫水不住的涌出来。     

  正当罗娜看得忘了形之际,她的手竟不小心 到门上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。里面的志桓和绮婷给吓了一跳,连停止动作。     

  “谁?”志桓大喝一声,随即跳下床来,跑过去一手拉开房门。     

  房东太太心一急,回身就想跑,那知道被自己的参角裤绊倒,一屁股坐下来,摔个四脚朝天,倒在地上。     

  志桓开门一看,就看到罗娜的狼狈样,登时呆住了。     

  此时,绮婷连忙以大毛巾包裹着身子跟着出来,当她看到罗娜倒在地上时,已明白是怎幺一回事,忍不住“噗”一声地笑出来。     

  罗娜满脸通红,连忙爬起来,拉回参角裤,又为自己解释说:“有什幺好笑,都是你!叫得像杀猪的,我连以为发生什幺事,连内裤都来不及穿!”     

  志桓伸手扶了罗娜一把,罗娜一眼瞥见他那支昂首吐舌的阳具,不由得心头狂跳起来,她连忙跑回自己的房间去。     

  罗娜回到房内,心情好久不能平静,她从没有见过像志桓那样伟大的东西,她丈夫小了的更是无法可此,倘着能够有机会让她  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     

  想着想着,她的下阴又湿了一大片…     

  绮婷和志桓回到床上,又再继续他们的下半场,两人弄到筋疲力尽才倦极而睡。     

  第二天一早,绮婷唤醒志桓,两人匆忙穿衣準备上斑。     

  志桓又乘机再对绮婷问:“绮婷,我跟你说的曹文迪那边,要我怎样回答他呢?”     

  “我对他没好感,你明知我喜欢的是你,你还把我送给他!”绮婷瞪着他说。     

  “我知道…”志桓急说:“但你要知道,我是有老婆的人,我在认识你之前,就已经结了婚…”     

  “你既然有老婆,那你为什幺又要勾引我?”     

  “我 是为你好,曹文迪手头有很多钱,你跟了他,以后的生活也不知多写意!”     

  “我知道你想摆脱我,我才不跟他,让你老婆天天跟你做!”     

  “你这又何必呢?”志桓急说:“就算你跟了他,但我还是你的嘛!”     

  “你是说,我们以后仍继续来往,仍保持这样的关係…”     

  “ 要你不露行迹,他是不知道的呀!”     

  “你的算盘打得真不错呀!”     

  志桓不断怂恿绮婷跟曹文迪,一来是想巴结曹文迪,二来他亦是怕他和绮婷的关係 万一被他老婆知道了,会闹得鸡犬不 ,而且他又了解绮婷性格,即使她真的结婚了,她也会暗地里和他偷偷来往。     

  两人讨论的结果,绮婷终于答应和曹文迪作进一步的交往。     

  那即是说,她愿意跟曹文迪了,一切就 待志桓安排。     

  志桓高兴不已,两人又像往常一样各自返回公司。     

  

  志桓来到经理室,曹文迪一见他便立即问:“是否有好消息告诉我呢?”     

  “正是。”志桓轻鬆的说:“李绮婷说, 要经理喜欢,不论到那里,她都愿意陪你。”     

  “那大好了,今晚我就要请李小姐吃饭。”曹文迪兴奋的说。     

  志桓当然替曹文迪安排好一切。     

  曹文迪虽然样子不英俊,但还不致令人讨厌, 是平日工作时又不荀言笑,又不喜欢兴人交往,所以参十多岁人,还没有亲密的女友。     

  但是,文迪背后生活和他平日在于一的表现完全两样,他其实是个不析不扣的色情狂,因为要给下属保持良好形象,所以平日才极力压製,不敢发 出来。     

  和绮婷约会好几次了,他一直都表现出君子的风度,而且处处十分迁就绮婷,令绮婷对他的印象相当不错。     

  这天晚夜,两人在酒店吃亮晚饭后,文迪便大胆的邀绮婷到他家里去。     

  绮婷知道他是别有用心,可是咀里仍故作纯情的说:“去是可以,但我先此声明, 你可能对我有坏念头的啊!”     

  文迪一口答应,但心想 怕你不来, 要到了家,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引她上勾的。     

  正如志桓所说,文迪的家境果然不错,他住在九龙一个高尚住宅区,那里的房子最 少也值一千万。     

  文迪住的房子收冶得很整洁,家俱齐全,真是名符其寅的单身贵族。     

  绮婷到处看看,觉得地方不错,便笑说:“你一个人住这地方蛮好的,是不是常带小姐回来呢?”     

  “你真会开玩笑,到我家中来的女性,除了钟点女 外,你还是第一位呢!”     

  “你骗人,谁信你呀?”     

  文迪拉起绮婷的手,认真的说:“真的,周志桓应该对你提过,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成为这屋子的女主人啊!”     

  “让我考虑吧!”     

  文迪把绮婷拉到沙发坐下,拥着她说:“让我吻吻你,可以玛?”     

  绮婷点点头,文迪就大胆地朝她咀唇吻下去了。     

  文迪愈吻愈热烈,他的慾火亦上升,最后他忍不住了,便伸手在绮婷的胸前、乳房揉摸,而另一只手更伸到绮婷的裙子里,隔着内裤就对着她的私处摸弄起来。     

  绮婷没想文迪会如此不老实,起初是极力迴避,但后竟来给文迪摸出火来,连内裤都湿透了。     

  “真要命啊!摸得我下面都湿透了,我要洗澡才行。”绮婷推开他说。     

  “好,我给你放水。”文迪说着,便跑到浴室去,为绮婷开了热水,然后搂着绮婷说:“我们来洗鸳鸯浴好不好7”     

  “我才不要,你快出去!”绮婷一手推他出去。     

  文迪这时那肯放过机会,用力抱着绮婷,把她上身的衣衫和胸围解开,绮婷拉也拉不住,露出两个大乳房。     

  文迪一看绮婷丰满的胴体,便伸手去摸,同时俯身张口在她的奶头上吸吮起来。     

  绮婷被吮得全身酥痒,捏了他的耳朵一下说:“你又不是小孩子,怎幺还吃奶?”     

  文迪没有答话,仍继续吸吮她的乳房,又进一步脱下她的裙子。     

  绮婷再没有挣扎,还大方地将参角裤也脱下来。     

  文迪向她的两胯一看,忍下住吞了口水,伸手就对着小穴抚摸,手拈在阴唇上揉弄起来。     

  “哎呀!你太急了,让我洗乾凈再说吧!”绮婷推开他说。     

  文迪立刻放开手说:“你坐在浴缸里,我来帮你洗!”     

  说着,他自己也把全身衣服脱得精光,下面那根肉俸,一翘一翘的竖得好高。     

  绮婷故意说:“啊!你那家伙好怕人啊!翘得这幺利害,吓死人了!”     

  文迪心里更乐,就拉绮婷的手,放在他的肉棒上,说:“你摸摸,看我这东西够份量吗?”     

  绮婷一把握住文迪的阳具,捏一捏, 觉其硬无比。     

  “好大,好怕人啊!”     

  “怕什幺,我会很温柔弄你的,试试好吗?”     

  “如果把肚子玩大了,我怎办呢?”绮婷可真会演戏。     

  “跟我结婚,怕什幺?”文迪已按奈不住,连忙跨进浴缸,和绮婷并坐在水里。     

  绮婷为怕文迪知道她不是处女,故意裴出娇羞的样子,文迪心内高兴,温柔地替绮 婷洗擦乾凈,然后又为自己好好的洗一次。     

  文迪把绮婷抱到床上前,随手关上门。     

  绮婷赤裸地躺在床上,文迪急不及待地爬上床去,两人互相拥抱在一起。     

  一轮热吻后,文迪翻过身来,骑在绮婷的肚子上,然后向下滑,把绮婷双腿分开,肉棒正好对準绮婷的阴户。     

  绮婷故装害羞,把脚夹紧起来。     

  “你把脚分开来嘛,这样我怎能进去呢?”文迪在绮婷的耳边说。     

  文迪费了好大的劲,才把绮婷双腿分开,他把龟头对準穴口,猛力一顶,兢把阳具塞进穴中。     

  “哎哟!好痛呀!”绮婷立即尖声呼叫:“不成呀,你快拔出来,我痛死了!”     

  文迪见绮婷皱着盾头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,于是就放鬆下来,轻轻地抽送着。     

  “现在舒服点了吧!”文迪低声问。     

  绮婷闭上眼睛,享受着文迪轻柔的抽送,比起志桓,文迪显然逊色得多。     

  文迪弄了十多分钟,总算射出精来,然后他再也没有气力,倒往床上,一动不动的睡着了。     

  这一夜,绮婷没回她的在处。     

  周志桓白从介绍绮婷给文迪以后,这些日子他都没有和绮婷相好了,今晚他乘他老婆回了娘 ,他便又高唱“今天不回家”。     

  志桓来到绮婷在处,开门的是那个风骚的女房东罗娜。     

  罗娜舟上穿了件薄如蝉翼的睡袍,志桓隐约看到内里是真空的,好不诱人。     

  “李小姐没回来哩,她下是跟你在一起吗?”罹娜故意问。     

  “啊,是吗?”志桓已猜想到绮婷一定是跟文迪在一起了,心里不由得有点酸溜溜的。     

  “那你还要不要进来等她啊?”罗娜说话时向志桓抛了个媚眼。     

  “也好。”志桓走进屋内。     

  这时他发兜屋内 有罗娜一人,不禁问道:“你先生呢?”     

  “不要提他了。”罗娜恨恨的说:“那死鬼又回大陆去了,九成是在上面有个女人呢!”     

  “不会吧,你老公怎捨得撇下这幺漂亮的老婆不理呢!”     

  “那你又下是一样吗?你们男人都是不知足的!”     

  “男人有时逢炀作兴是免不了的。”     

  “是呀,你说得不错,我也喜欢逢场作兴的。”罗娜说时,走到沙发上半躺下来,那姿态撩人极了。     

  志桓怎会不明白罗娜的心意,这吹真是姣婆遇着脂粉客了。     

  志桓走到罗娜的身旁坐下,用手拨弄她的头髮,间:“那就让我们逢炀作兴吧!”     

  罗娜媚笑着把志桓的手拉到自己胸脯前,而志桓亦老实不客气地伸手在一对大乳房上面游动着。     

  志桓越摸越大肥,索性将手伸到睡袍内,然后渐向下滑,当摸到罗娜的下体时,他不禁叫起来说:“宝贝,你真放啊,怎幺不穿内裤呢?”     

  “我知道你会来嘛!”罗娜咕咕笑着。     

  志桓手触阴穴,发觉水汪汪的,对罗娜笑问:“看来你等不及了,我来帮你止痒好了。”     

  志桓把罗娜的睡袍脱去,把白己的阳具对着她的屁股探了几下,揉得硬帮紧的,就用双手搂着她,再对準穴口,用力一顶。     

  “唷!”罗娜大叫一声。     

  罗娜上次偷窥志桓和绮婷造爱时,已看到志桓的阳具出众,这次一试之下,发觉果然是与别不同。     

  志桓一顶到穴后,就用手揽者罗娜的屁股,一阵猛顶,顶得她乐得叫个不停,而穴中的水,就像尿一样往外淌。     

  祈罗娜亦不小弱,屁股不停乱摇乱摆,往后面迎送。     

  志桓心想,这骚货也真够厉害,床上功夫竟如此到家,可以说是上上之品。     

  经过四十分钟的抽弄,罗娜终于射出阴精,而志桓也射精出来。     

  志桓就趴在罗娜的身上休息了好一会,然后对罗娜说:“我们进去洗个澡吧!”     

  罗娜点点头,于是志桓就抱起她走向浴室。     

  放水后,两人在浴缸坐下,罗娜先为志桓洗擦阳具,而志桓亦为罗娜全身都洗擦乾凈。     

  忽然,罗娜笑嘻嘻的让志桓坐在浴缸边,而她就趴坐志桓的两腿之间,在志桓还未     

  搞清楚罗娜要干什幺时,她已一手扶者志桓的阳具,一边仲出舌尖,在志桓的龟头上舐动起来,志桓登时感到一镇酥麻。     

  罗娜舐了一会,就用咀巴一口咬住阳具,然后用力吸吮起来,吸得志桓全身发抖,     

  把支阳具挺得高高。     

  罗娜吹喇叭的功大很不错,志桓被她弄得快坐不稳了,他又伸出手在她乳房抚摸,     

  一边喘息着说:“喔,宝贝,真舒服,你真是个可爱的女人!”     

  志桓被罗娜搞得性起,两人又再进房内梅开二度。     

  这一夜,志桓和罗娜搞了四次,     

  到差不多天亮,二人才倦极而睡。     

  《超级滚友》〔下〕     

  第二天,志桓回到公司,发觉绮婷和文迪都没有上班,一问下,才知绮婷和文迪都     

  请了病假。     

  志桓心里暗说:“那有什幺病,八成两人往床上搞得爬不起来是真的!”     

  一连几天,绮婷都没有回来,打电话到她家里又找不到她,看来还留在文迪 里。     

  这天,文迪把志桓唤进办公室,志桓见他满检春风的样子,便对他问:“经理,一     

  切如意吧!”     

  “很好,很好!”文迪笑得合下拢咀:“这吹我真的很多谢你的帮忙,绮婷已答应     

  嫁给我,我们决定在下个月结婚。”     

  “那要恭喜经理了。”     

  “谢谢。”文迪又说:“我也有好消息要告诉你,就是营业主任的空缺,我跟董事     

  长方面提过了,我们决定由你升任那个位置。”     

  志桓一听,登时高兴不已,连忙向文迪道谢:“谢谢经理提拔,谢谢经理提拔!”     

  “别客气了,以后好好的做吧!”     

  志桓踏出经理经理室时,心里不禁飘飘然。     

  他把绮婷介绍给文迪,虽然有点舍不得,但营业主任的职位更加吸引。     

  绮婷自从答应和文迪结婚侵,便向公司辞了职,再没有回来上班,而且她已搬到文     

  迪家里居住,志桓已有多天没有和她见面。     

  这天,志桓在公司时突接到绮婷的电话。     

  “志桓,我好想你啊!”话筒内传来绮婷的历历莺声。     

  “我也是啊,宝贝!”志桓对着电话低声说,恐怕给其他同事听见。     

  于是两人约定下班便住绮婷的住处见面。     

  晚上,志桓来到绮婷从前的住处,他按门铃伶,来应门的又是罗娜。     

  罗娜一见志桓,即高兴地说:“你来找我吗?”     

  “不…我是约了李小姐…”     

  罗娜一听,不禁大失所望,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清,说:“李小姐还没有回来。”     

  “那我进去等她吧!”     

  罗娜老大不高兴的打开门让志桓进去。     

  志桓来到绮婷的房间,躺在床上等她回来,可是等了好久,还不见绮婷的影蹤。     

  志桓正感到怪时,床上的电话响了,志桓一听,原来是绮婷,绮婷在电话内用很低     

  的声音说:“文迪的约会取消了,他留在家,今晚我不能来了…”     

  志桓“哦”了一声,失望地挂上电话。     

  罗娜已知是什幺一回事,心里暗喜,走到志桓的身边问:“李小姐不回来了?”     

  “咦,你先生又不回来吗?”志桓反问。     

  罗娜呶起咀点点头。     

  “那好吧,我今晚又暂代你先生的位置吧!”志桓说完拉着罗娜的手,然梭将她抱进房内。     

  志桓把罗娜在床上一放,两人赶忙脱下衣服、又在乾着人生最美好的事情来。     

  “小周,我就是喜欢你这一手功夫,我的丈夫不行啦!跟他在一起,一点情调也没有。”     

  “你老公的身 ,看来也很强壮嘛!”     

  “他经常往大陆去滚,回来就像死蛇,那样乾起来有什幺意思?”     

  “那幺我可以满足你了吧!”志桓用双手把罗娜抱得紧紧,然后两人在床上一滚就翻了过来,变成罗娜在下面,志桓仁上面了。     

  志桓一翻上来,就把罗娜的大腿,擡得高高,放在他肩膀上,然后把阳具插进她的 小穴内,用力猛抽起来。     

  罗娜被抽得一阵大叫:“欧…哦…太舒服了…用力顶吧…”     

  志桓见她浪叫,用的力气也更大,罗娜穴俚的骚水更多,她娇声的叫道:“宝贝,你用力的插我吧!把我的穴插得开花好了!”     

  志桓不禁笑问:“穴又怎幺能开花呢?”     

  “会啊!会啊!等下你便知道了!”罗娜伏仁志桓的身上,陶醉地说。     

  志桓虽然是床上高手,但他从没听过穴开花的那回事,不知这个风骚的女房东又搞什幺花样。     

  志桓继续把阳具猛在穴中狠顶,顶得罗娜一抖一抖的。     

  罗娜颤声地说:“啊!我快要开花了!”     

  说着,她穴里的阴精便 了出来。     

  “快把阳具拔出来,看看我的穴开花嘛!”罗娜向着志桓急叫。     

  志桓忙把阳具拔出,穴里“唧”一声,阴唇一张,穴眼喷出一股白浆来。     

  志桓正低头往她的穴上看,那些阴精便喷在志桓的脸上。     

  志桓笑说:“这…这就是穴开花吗?”     

  罗娜被弄得舒服极了,闭着眼睛,有气无力的说:“是呀!好过瘾啊!”     

  志桓捏了她的屁股一把说:“你这妖精,自己舒服好了,即喷得我一脸都是。”     

  罗娜没答话, 咕咕的笑着。     

  志桓用纸巾擦脸时,一边想,穴开花到底是怎幺一回事,忽然他明白了。     

  原来女人的阴精址 出来的,而她现在是射出来,射得很高,好比是一枝花,在肉穴中开放来似的,所以才叫做“穴开花”。     

  真亏这女人想得到!     

  罗娜休息了一会愎,精神又来了:“小周,再玩嘛!我又想弄了。”     

  志桓对她说:“我不想玩这一套,你起来,翘高屁股,趴在床上,我从后面搞进去     

  好吗?”     

  罗娜犹疑了片刻,似乎是不大愿意,因为她知道志桓玩的是什幺把戏。     

  志桓是想弄她的屁股,这种玩法很多女孩子不愿意的,绮婷就会拒绝了志桓,甚至志桓的老婆也不答应。     

  不过,罗娜想了想,话也不多说,就往床中间趴下去,把屁股翘得好高,等着志桓的动作。     

  志桓的肉棒对着罗娜的屁眼上,乱顶一阵。     

  “哎叨!怪不舒服呢!”罗娜皱起眉头大叫。     

  “你 要把大腿叉大一点,屁眼放鬆一点,保证一顶就进去!”     

  话是这样说,罗娜仍是檐心的说:“呵是…你千万小心,不要把屁眼玩得开花…”     

  志桓双手把罗娜的屁股分开一些,挺起阳具,对準屁眼用力一顶,红嫩的屁眼向两边一裂,大阳具就插了进去。     

  罗娜的屁眼一胀,屁眼又被塞得好满好满,痛得她咿牙咧齿地大叫起来:“哎唷…     

  哎唷…我的妈呀…好痛啊…快拔出来啊…”     

  志桓用力一顶,把整根阳具给顶进屁眼去了。     

  这时,罗娜 感到好胀,但胀得既痛又舒服。     

  志桓一插进去后,就把罗娜搂得紧紧,不断地亲吻她。     

  志桓又轻轻的晃了两下,这时罗娜觉得有一种奇异的舒服,而穴里面也舒坦起来。     

  志桓不敢随意的抽动, 是轻摇慢送,一下下的插弄着,罗娜却出乎意 的大叫起来:“哦…:狠一点…插深一点…”     

  志桓见她性慾大起,知道不用再顾虑了,就把阳具在屁眼里拉进拉出的猛插起来。     

  罗娜终于试到屁眼中的阳具,拉进拉出的,十分的舒畅,觉得插屁眼真是件奇妙的事。     

  志桓用力的抽顶,罗娜猛喘浪叫,在最高潮时,志桓一阵酥麻,他全身发抖起来。     

  一股股的浓精,在屁眼中猛射出,志桓就伏在罗娜的身上,猛喘了一阵气后,问:     

  “感觉好吗?”

  “还不错。”罗娜闭上眼,似在回味:“真奇怪,屁眼也能这样玩,我现在也学会了。”     

  “等你先生回来,你教他玩这一套,保证他不愿再上大陆去。”     

  罗娜伸手打了志桓一下:“呸!我才不会让他弄,我 要跟你玩!”     

  这一夜,志桓和罗娜又连缤搞了参次屁眼,玩纍了,二人才相拥睡着了。     

  志桓想清楚了,为了他的前途,他决定不再与绮婷来往了。     

  一个月后,绮婷跟文迪结婚了,她租罗娜的房子亦退租了。     

  不过,新租客马上搬进来了。   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